已经是废号啦

账号弃用
旧文存档

【生贺/中敦】关于我们

*我终于赶完了!
*不要脸地再次@流光玄夜 阿夜夜再次祝你生日快乐!
*梗来源是因为我进教堂的时候,某位小哥哥提醒我这里不能吃东西喝东西特别是不能接吻【笑哭】
*久违的中敦,仍在复健
————————————————————————火车驶过麦田,潜入大片的绿。零星的小幢别墅点缀在广阔的灌木和高树间,飞快地从视野里略过。

中岛敦坐在车厢过道里的折叠座上,扭过头想从身后的玻璃窗里看到些什么——尽管他的脖子扭得生疼,还是只能用余光瞥见车轨旁泛滥着的绿色。中原中也扶了扶帽子,他站在敦的面前,靠在前排的椅背旁,穿得别致,精致的面庞就算是列车上的他国人不免多看他几眼。没有在意那些倾羡的目光,他看见中岛敦正想竭力看清车窗外的景色。他叹了口气,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摩挲了一下椅背。

“和小孩子似的……算了你再忍忍吧。估计很快到下一站了。到时候你就可以看你想看的了。”
中岛敦发觉自己的想法被中也看破,脑子一下子没能转过来。他有点困惑地看着中也,中也一拍他的脑袋,“你在开玩笑吗?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坐到四人位的窗边上去!”

他有点不满地撇过头,前排靠窗的四人位,有些粗鲁的旅人在空位上放了一大堆行李。如果不是因为中岛敦扯着他的衣服示意自己可以坐在过道里,他估计会上去和那家伙理论。

“没事的,中原先生。”

不经意间,敦似乎已经注视他很久了。想到这点,他回首看着中岛敦紫金色的眼眸。

“真是败给你小子了。”

他小声嘟囔一句,压低帽檐又别过头去,掩盖嘴角的笑意。

敦神色有些慌张地看着中原递过来的冰淇淋,他迟疑地接过来,手中乳白色的冰淇淋上浇着黄色的酱,撒着小粒的曲奇饼。

有点可疑的模样。

“不吃吗?”中原晃了晃手中褐色的咖啡冰淇淋,“还是你想和我换?”

怎么感觉这对话怎么很危险呢?

“不不不我很喜欢这个的!虽然没有吃过但是我相信我会喜欢的!所以……我我我开动了!”

中原一脸诧异地看着敦咬了一大口冰淇淋,接着被冷到牙疼的模样,看着敦有些尴尬和故作微笑的神情说道,“那个只是酸奶柠檬曲奇什么的而已……好像是那家店里的人气口味……嘛,你喜欢就好。”

的确,入口都是酸甜的奶味,还有清新的柠檬酱,点缀用的曲奇饼十分可口,甜筒是烤得恰到好处的华夫饼——就像是红砖仓库的可丽饼一样让他喜爱。

他们吃着冰淇淋从桥上走过,桥的一面挂满了情侣们锁在这里的各式各样的锁。有些甚至在两根桥柱中间连成一线。中岛敦好奇地看着路旁受训的那一列宠物狗。

他们迈步进入科隆大教堂,祈福的烛光在一旁摇曳。今天是进行礼拜的日子,主教站在远处,褐色的长椅上坐着礼拜的人们。中原提醒敦抬头,光从主厅上部倾泻下来,照在敦的脸上。

中原抓住敦的手,看着前方正进行着的祷告,把他从光芒复拉回黑暗里。他缓慢地把手指插进对方的指缝,直到最后,在教堂的暗部,他们十指相扣。

“……虽然很不爽,但也没办法。”
中原半垂着眼睑,敦就这样注视着他的侧脸。
“怎么了,中原先生?”
“在这里不能吻你。”

教堂的昏暗令中原中也没能看清中岛敦霎时变红热的脸,他只是顾自说着,“要说为什么的话还是因为这里是景点,不能在这里接吻什么的。……哼,真是在奇怪的地方啰嗦。”

不过,这足够让他的小老虎惊慌失措一会儿了。他的恋人总是这样,对于这种事依旧保持着小小的紧张。
他想这会一如既往,不过没关系,他们的岁月仍旧绵长。

评论(5)
热度(18)

© 已经是废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