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野巽厨

恭喜你捕捉到一只来野巽厨~
近期天狼骨科组为爱绝赞发电中!




他听到诅咒。
他听到唾骂。
他听到倾诉。
他听到反对。

他看着即将受刑的青年,青年被左右的人压制着,随时都有被可能送上邢台。但是青年却在向他微笑,那伤痕累累的脸,正在向他微笑。青年似乎并未有一丝的恐惧,蓝色的眼瞳里平静如湖水。那潭湖水不为台下的辱骂或是即将死去的痛苦所动,只是平静着,甚至没有波纹荡漾。
桑松看着青年,拳头不自觉地攥紧。啊,是的,他要为这勇敢而纯洁的青年带去免去疼痛的死亡,只有这样的死亡才能使他安息,才能使他一直显露出这样柔和的笑容。
「桑松。」
他听见青年在呼唤着他——于是这个梦也应该醒来了。

青年斜倚着靠在他的身上,袖子并没有遮掩住他衣服下掩盖的伤口。桑松缓慢地拾起他的手臂,把袖子挽起,露出他白皙皮肤上那些结痂的血痕。
「桑松。」
「我在,master。」
这时桑松才发现他的御主正在流泪,他明白是他刚才那个丑恶的梦使御主这样悲伤。他看着御主的眼睛——那瞳孔里的湖水溢出来,沾湿了桑松正握着他臂膀的那一只手。
「是我让master痛苦了……是我……」
「不,桑松没有错。」
桑松一怔。他梦见他握着御主带血的头颅,他确确实实给了御主最安详的死法最无痛的斩首。他看见御主的双眼半睁半闭,湖水干涸,御主黑色的秀发有些湿润,黏在耳边。
「桑松没有错。我知道桑松想要做什么。」
他的御主显然并没有将自己的死去当做是噩梦。

「桑松不会再杀人了。」
「只要我还是他的御主。」

他又记起他的御主斩钉截铁的话语。

「桑松,再也不要杀死我了,好吗?」
「我害怕我永远也见不到桑松了。」
「那样真的会很寂寞。」

啊,是啊,那样真的会很寂寞。

桑松感到自己的手覆上温热,那是御主·藤丸的手。
桑松惊觉自己也在流泪,那是罪人般悔恨的泪水。

评论
热度(23)

© 来野巽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