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废号啦

账号弃用
旧文存档

【文豪野犬】{我家前辈脑子有坑?}【三】

再过两天要中考了,急急忙忙来更文。
我说过我喜欢插刀子。
芥川这个性格好复杂……
请相信我cp还是太敦。
织太是行走的刀片库。


【五】
芥川龙之介并不喜欢名为太宰治的人。
彻头彻尾,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欢。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对于这个人最初的印象还是只停留在原地。
从未曾改变。

这个人总能在别人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找出属于自己的清闲,捧一本书爬上事务所的楼顶天台,一边哼着宣扬自己自杀精神的曲子一边阅读。
芥川每次写好歌都找不到人,就会去天台,准会看到某个人已经站在天台的通风管旁,一副对那个排气管很感兴趣的样子。
好像卡在排风口里也可以自杀——芥川后来在中原中也那听说。
然而看到芥川向自己走来,太宰会很快收敛自己的兴趣,不由分说从芥川手里扯过稿子。太宰修长的左手随着芥川描绘在纸上的音符大致勾勒出节拍,这时芥川观察太宰的脸,不出意外的是一副兴味索然的表情。
“节奏太平庸了。歌词重复,拿去修改。”
言语之间找不到感情,把稿纸拍在芥川怀中,太宰又继续看起了书。
芥川并不会在脸上凸显自己的不甘,只是在回到自己的工作间时,会把稿纸揉烂摔进纸篓。那个人从来不会想吧,每一张歌词都是自己花了多长时间琢磨得到的东西。
太宰治这个男人,从来不会承认他的一切。即使在他人看来,芥川龙之介已经可以被称为天才作词者,在太宰治的眼里,芥川还是如同随处可见的蝼蚁,任他践踏。
芥川觉得愤怒。连眼泪都不会有,只是无尽的愤怒。

某天午后,他发现太宰没有在排风口花太多时间,而是在天台吃咖喱。
盘子里是辣咖喱,芥川身体并不是很好,闻到这种刺激性的气味免不了会咳嗽。太宰把残渣收好,接过芥川手中的歌词,重复往常一样的动作。
突然,太宰把稿纸一折,盯着芥川的双眼问道:
“芥川,你想不想自己为自己写歌?”
言下之意,就是让芥川选择是否出道。
芥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一字一顿地回复:
“您的笑话我已经听厌了。”
“嘛,越来越会顶嘴了。 ”太宰拾起勺子搅动着盘子里残留的酱汁,偏过头去看着芥川因为心中的不满而显得更为苍白的脸。他饶有兴味地接下去说道,“就算我是在开玩笑好了。在我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
“该做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就做,这是你敬爱的老师给你的忠告。”

他恨不得砸碎那张宛若艺术品般的脸蛋。
不是因为太宰的话有哪里触及到了他的底线,而是他对自己的厌恶。
又被那个男人看透了,毫无还手之力。

【六】
歌曲制作工作室的对面,有间小的食店。
这间小店的环境有些嘈杂,主顾都是常客,互相认识。钟爱的座位都会被恰到好处地空出来,店主一看熟悉的面孔也不会再递上自己用手写的菜单,而是直接下厨开始烹饪。
偶尔会有老顾客带着新面孔进来——店主是个敦厚的大叔,会热情地招呼他们。
譬如说,今天就有。
缠着绷带的怪人又来了,这一次带着个比他年轻的银发青年。挨着吧台坐下,绷带怪人只是轻轻地说了句“和往常一样”,店主也就不再过问。
店主从来没有关注过什么偶像团体之类,但店主家的女儿总是会缠着店主告诉他那个绷带怪人是她的偶像。女儿最近又和自己说,绷带怪人有了组合,叫“失月”……吧?反正就是正是很火的团体。顾客还是顾客,不会因为是不是偶像而提高对他的服务。店主还是本着这个原则,继续做他的菜。只不过店里挤满人的时候,也会给他留下两个空位。那是绷带怪人自己要求的,每次他来光顾,右边总是会留出这么个空位,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人物要来。
而这个青年今天就坐在绷带怪人的右边,那个一直都空出来的位置。
原来他就是那个很重要的人?店主觉得这青年对于绷带怪人来说是很重要,但,应该还有还有更值得怀念的人才对。
为什么是怀念?店主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绷带怪人今天还是点了辣咖喱,而且是最辣的那一种。

【七】
热气扑面而来,敦有些吃惊。一股明显的辛辣味道撩动着他的神经。
太宰催促着敦吃下第一口,虽然辣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是咖喱真的很好吃,比他之前吃过的任何一种都好吃。敦的眼角微微渗出几滴泪水,他小心翼翼地擦干,然后向太宰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太宰一副得意的神情,也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真的很好吃。谢谢您,店主!”
这之后是敦对店长的道谢。店长因为忙碌,只是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吃到最后两个人看着对方大口哈气的动作发笑,引得周围的食客也笑起来。大叔们乐呵着再抿了一口清酒。太宰递给敦一杯水,自己却不顾自己早已满脸泪水。
敦找出手帕想替太宰擦去泪痕,但是被太宰柔和地阻止了。
“就这么被辣死的话,也是很幸福的自杀方式。”

评论(10)
热度(119)

© 已经是废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