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废号啦

账号弃用
旧文存档

【文豪野犬】{对太宰失恋联盟}【上】

这篇点梗的活动文,cp是中原中也X中岛敦。
中考成绩出来后……咳咳。
抱着如此惨痛的心情,文都变得很迷😂😂😂
点梗的那位小伙伴对不起,这突然离奇的文文,说好的结伴坑太宰甜文被我葬送了😂😂😂
其他两篇先让我卡几天……
那一天,文科学霸终于回想起了被理科支配的恐惧,和文科10分敌不过理科一道大题的耻辱。


【对太宰失恋联盟】

【一】
被粗暴地从背后钳制住手臂,敦想要虎化却被某股无形的力量摁在了地上。
脸贴着冰凉的地面,因为撞击划破的口腔内壁无法用舌头舔舐,腥甜的味道让敦觉得有点懵。
“小鬼。”袭击者的声音有点沙哑,他毫不讲理甚至是顺理成章地用皮鞋踩住敦的头,敦觉得大脑胀痛,模模糊糊地想要质问些什么。不用多想,敦都能从袭击者霸道的手段里嗅出一股污浊透了的味道。港口黑帮找自己麻烦并非一天两天的事,敦觉得自己甚至都已经习惯于这种理所当然的挑衅和围攻。被地面剥夺视觉之后,他的痛觉变得极为敏锐,此刻他的头部就像有千万只蚂蚁骚动着啃咬着狂欢着,恐惧也随之蔓延开来。
不过,这种方式绝对不会是芥川。芥川习惯使用罗生门代替他攻击人虎,没必要等敦放松警惕背后暗袭施展高超的体术技巧,然后用某种异能力把他强行禁锢在地上。
这到底是谁呢……敦首先惊异于自己还能思考,不过下一秒这种故作镇定的所谓理智就被短暂挪开皮鞋的袭击者掐断。他提起敦的头,审视着那张倔强的银发少年的脸。
突然获得的视觉,一拥而上的光线刺得敦根本睁不开眼。
“不错的银发,长得也还可以。切……真符合青花鱼的眼光。”
终于得到新鲜空气,敦用嘶哑的声音混着口腔里的血丝问道:“你是……谁……?”
“我?”袭击者不爽地一个切字,迷乱中敦终于看到了一双蓝宝石般闪耀着的眼睛,人虎的恢复力使他很快适应了新的光线。虽然并不熟识这个人,但他的身上却莫名带着一股类似于太宰又与太宰截然相反的味道。神秘、未知,却又显得更加野蛮、干脆。
“我是中原中也。”松开了抓住敦的手,敦感到身上施加的重力消失了。他一跃而起,摆出了战斗姿势。对方却毫不在意,只是将手交叠在胸前,冷冷地一笑。
“我是来找你的,人虎。不过,可不是为了那恶心的七十亿日元。”他一瞪面前那张因为紧张而显得狰狞的面孔,“是叫……敦,对吧。用那条青花鱼的口吻念这个名字真是差劲,明明是那么有韵律的名字。”
“你……来找我做什么。而且还直接念出了我的名字……!”
“你失恋了对吧,小鬼。”
敦对此一惊,心里想着这个人为什么如此一针见血。中也捕捉到敦眼角的抽动,明白自己已经攻破了敦的心理防线。他平静地接下去说道:“应该是因为混蛋太宰吧。”
不自觉地点了点头,敦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心事暴露出去了。原本是费尽心机都希望隐瞒的事,却不由自主地泄露给这个和太宰治有着相似气质的男人。
何况还是站在他对立面的港口黑帮成员。
不过,接下来的话,使敦感到更加吃惊。
“如果失恋了的话,那就做我的恋人几天如何?”

敦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


【二】
太宰觉得,自己的小后辈最近有些不正常。自从他和敦分手后,敦就经常半夜才回来,白色的衬衫总是有些不整洁,显得有些歪斜的背带有些奇怪的痕迹。问他晚上为什么要熬夜,他总是支支吾吾地,白皙的脸上还会泛起一点红色。
这么快就放下过去了么?年轻人真是充满朝气呢。太宰原先是这么想着的,可是很快他就觉得不对劲。敦的身上现在沾染了某个人身上令太宰无比熟悉的味道。而这若有若无的那个人的气味,却是以往他最不愿闻到的,污浊的味道。
于是一天晚上,他尾随着敦来到一家酒吧。于太宰个人而言,他开始觉得他这样不负责任的分手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恋爱时期他从来不会带敦来这种地方。紧接着不到入口处他,太宰就看到了那头靓丽而引人注目的橘色头发,用那顶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帽子压住。看见敦,那个人不由分说就将比他高出了半个头的银发少年扯到面前,如同等待猎物许久的野兽,开始撕扯起敦的嘴唇。敦不能说是享受,这只纯情的老虎似乎被驯服得服服帖帖,比猫还要不如。
太宰治觉得,自己似乎应该马上找条河自杀。

【三】
浑身擦伤的敦没有包扎,因为自己本身的愈合能力已经强化到极致。拉拉扯扯间敦被中也塞进了那辆敦觉得坐一下都是罪恶的黑色跑车,中也没有过多的解释,把车停在一间简陋的酒吧门前。哥特式的装横,门前的廊灯显得风烛残年,挂着不知道是什么古怪情趣的风铃,松动的木块吱呀作响,暗色的砖块上,甚至还有弹孔的痕迹。
在车上敦听了中也那一番自我介绍,他大概了解了中也曾是太宰搭档的事实以及中也控诉的不堪回首的往事,这一切都让敦愈加觉得自己爱上了一个罪孽深重的男人。不过,敦承认是自己飞蛾扑火,因此太宰不管哪方面都把他吃的死死的,简直无可救药。
中也拉着敦坐下,吧台前酒保默默地哼着歌。
不需要多余的话,中也给自己点了杯酒,然后想帮敦点杯苏打之类的东西。
敦截住中也的话头,对着酒保微笑道:“苏格兰威士忌,麻烦了。”
“这么熟练地说出酒名,太宰那家伙在干什么?你小子还没成年呢。”中也叼着一根烟拨开打火机。酒保看了他们一眼,开始了手中的工作。
“这无关太宰先生的事。他从来没带我来过这种地方。我看到架子上的假名,拼了一下觉得大概是种很烈的酒,于是就点了。中原先生才是,”敦看着酒保手中的shaker发呆,“我们还没有正式成为恋人,您可真体贴。”
这到底是损我还是夸我?中也觉得这家伙可没看起来那么单纯,浑身上下都透着那股“太宰治”的恶心感觉。是不是每个和他在一起的人都会沾染这种嚣张的气焰?!
“混蛋太宰,教坏了芥川不算还毒害了人虎!妈的……”中也一阵不爽,他不爽的时候就说不出什么好话来,敦听得有些刺耳,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两个人都喝醉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对方是怎样的存在。

敦输得更早,脸色涨红的他眼睛里的金色有点糟糕。毕竟从来没喝过酒,这种苦涩和辛辣并存的液体消耗着他有点脆弱的承受能力,招架不住是迟早的事。
他说,中原先生,你知道么,一开始看到你的时候,我就从你的眼睛里看出了太宰先生的影子。真的太像了,真的,我不会说谎。
哪里像了?中也此时还保存着一点清醒,他大声质问着。
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像。敦呵呵地笑着。
然后中也把他的衣领扯过来,直接咬在了他的嘴唇上。
直到渗出红的刺眼的血来。

评论(19)
热度(267)

© 已经是废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