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废号啦

账号弃用
旧文存档

【文豪野犬】{对太宰失恋联盟}【下】

啦啦啦啦!终于!完结了!
好不容易填完一个坑!我好激动(被打飞)!
这篇文我听着giligili爱更的,所以觉得节奏快和画风有变的小伙伴们……这不能怪我,要怪那毒😂😂😂


【六】
当中也牵着敦的手迈进侦探社的大门时,敦一脸害羞地低下了头。
全社的秘书们都在用目光观察着敦身上那件雪白的西服,指目示意者比比皆是;几位主力成员——除了本应该出来迎接的某个人——扮演了路过群众的角色,特别是国木田,忙着自己手上的公务一刻都没移开。中也依旧一身黑色的装束,锐利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室内,环顾了四周之后,他一脸不快地拖着敦走出了大门。
“混蛋太宰……原本想向他炫耀的!”没有管敦一脸“诶?!”的神情,自顾自地往前走。敦被中也扯得过紧略有些吃痛,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实际上他在刚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太宰先生的影子了——躲在那并不显眼的盆景后,漏出的米色的风衣暴露他的行踪。
敦原本以为太宰先生应该会等在侦探社的门口,紧接着他意识到凭中也的眼睛绝对看到了太宰。不难猜到太宰先生心中的想法:虽然嘴上说说祝福,心里还是有点不爽的。这份小小的嫉妒又不能让中也正面揭发,因为肯定会被笑话死——于是他就藏在盆景后面,故意露出马脚,表达“自己已经看到了你们两个秀恩爱,那就给我个面子吧”这个意思。想到这里,敦回过神来,正好贴到中也的脸上。
“怎么了?看到青花鱼想到了什么过往的美妙回忆吗?”海蓝的双眼紧紧扼住金色瞳孔的视角,敦从这句话里听出中也确实看到太宰的事实。
“是浮现出了很多。不过……”
“不过?”冰凉的手靠近敦的脸颊,蓝色的瞳孔里闪现出了一丝玩味。
“不过都是和您的回忆,中原先……不,中也。”
敏锐地感受到对方手指在脸上一掐,只不过力道很轻,并不是很痛。
“如果再用先生叫我,在上次的惩罚基础上再增加量哦。”
“那样真的会死人的,中也……!”被恐吓的敦脸色有点发紫。想起上次的惩罚……他真的是瘫在床上一天没下来啊!而且,衣食起居中也也不负责,让他自己饿了一天……虽然第二天中也又请了一天假照顾他的身体,但那种感觉他无论如何都不要再有第二次了!
“好了,那只是吓唬你的。”中也抬起右手刮了敦的鼻尖,左手举过敦的后脑将他按向自己,微微抬头就封住了敦的嘴,人流攒动的街上没人在意他们,但敦还是觉得脸在燃烧。这当然是被眼前这个男人所点燃的,不会熄灭的火种。
就在这时他听见身后红砖房的楼上,有人大声喊道:“漆黑的小矮人,在大街上秀恩爱可不好哦?!”中也闻声按下自己想要操控重力上楼直接揍说话者的冲动,回应道:“某个人也不要自欺欺人了好吧?明明看着敦在这里却得不到就说风凉话,比小孩子还小孩子。还是掩饰不住自己的心思啊太宰?”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那种想做破坏情侣那种事的坏人。”太宰在楼上呵呵笑着,虽然眼里还是有点不甘,但心中最后的不快早已归为平寂。现在,他更在意敦本身的选择。于是他最后说:“要对敦好点啊,对敦不好的话我可要采取紧急措施了哦?”
“笨蛋,那种事情你不说我也知道!”中也没好气地拽住敦,敦回头望向太宰的身影。
他一直以来的前辈,发掘了他也曾让他沉醉让他受伤的男人,此时正向他微笑。
去吧,敦。你做了最好的选择,我就应该离开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
敦一怔,原本跟在中也身后的他,悄无声息地停下。
接着他转过身,闭上双眼,向着太宰治的方向鞠了一躬。


【七】
婚礼那天敦没有穿婚纱,他只是穿着那件雪白的西服,站在穿着黑西装带着黑帽子的中也身边显得略高。教堂里只有了了几人,武装侦探社公务繁忙都只能寄来礼物,港口黑帮那里来的只有森欧外、爱丽丝、红叶和中也的几个部下。
就算这样敦觉得自己也很幸福——曾经的自己对于婚礼只是存于幻想。
中也并不在意仪式的合理性,随意地把戒指套上敦纤细的手指就吻了上去,就像他会逃走一样。敦没有躲避,手扎进橘红色的头发里,加深了这个吻。
爱丽丝最先鼓了掌。

婚后生活过得过于平常,中也还是去参加危险性极高的任务,敦则呆在家里,侦探社若是有需要他就随时出动。他还是会被分到和太宰一组,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工作,全然看不出隔阂,配合完美。中也有时候晚上被下属驱车送回来,满身血污。使用月下兽使自己的手掌变的更加柔和有力,敦将他放入浴缸,吻一吻他因为受了伤失血而变得模模糊糊的海蓝色双眸,让他躺在自己怀里,一点一点清洗他身上的脏污,等他清醒过来,敦就给他包扎伤口,一边包扎一边不满地大吼“以后再这么拼命就不理您了”。

这时候中也会点上一支烟,抬起手伸出一只手指抵上敦柔嫩的嘴唇。

屋子里弥漫着中也的烟草味和消毒药水的味道,月光透过窗倾泻在地上,勾勒出两个人的剪影。

“敦,你愿意陪我喝酒吗?”
“只要您不发酒疯就好了。”

桌上放着的,是他们最初相遇时候的苏格兰威士忌。

啊,真好。

评论(13)
热度(186)

© 已经是废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