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废号啦

账号弃用
旧文存档

【文豪野犬】{凌晨四点}【中敦番外】

前几天点文有小伙伴想要中敦,于是产了《对太宰失恋联盟》的番外。
抱歉我今天还是在放飞自我~😂😂😂
中敦婚后生活……还是要独特一点。【捂脸】
没有开车,没有开车,没有开车。
微弱浴室play(我说了没有开车)
顺便,yuto唱歌真好听!
没有敦的角色歌听我要死了!


【番外】

【凌晨四点】

敦一直有着灵敏的嗅觉,作为一只潜在的老虎,对于血腥味尤为敏感。
显而易见,他是被浓重的血腥味呛醒的。就在他白皙的脖子旁边,橘红色糖浆般的头发带着汗水蹭在枕头上,或许是因为疼痛而青筋微露骨节分明的手按在敦的银发上,密而长的睫毛与敦近在咫尺。奶白色的床单上,斑驳的血迹在月光的照耀下发黑清晰可见。中也回来了——他的腹部受了伤,却没有叫醒一向习惯早睡的敦。
敦慌忙起床,点上床头柜的灯,爱人似乎因为长时间的作战和失血昏迷过去因此睡得很熟,连衣服都没有脱,大衣随意地甩在床下,灰色内衬上血迹最浓重的部分触目惊心,虽然鲜血已经干涸,不过对于这种情景敦早已习惯,他尽量小心地下床,在他的柜子里拿出医药箱放进浴室。“这么晚回来还让人担心,中原先生和太宰先生一样不让人省心呢。”回到房间,敦挽起睡衣的袖子,原本瘦弱的手掌已再度化为强有力的虎爪,敦为了保护中也腹部的伤口,选择了横向抱起中也的身体。
中也的身体恰到好处,不轻不重,敦总是好奇中也体检报告上写的“60kg”的体重到底是怎么测出来的,但他不想拿爱人有点残念的身高说事,于是从来不向中也询问。
有些事情还是成为秘密比较好啊。
“……敦?”
中也因为轻微的晃动猛然惊醒。长期的黑帮生活让他的睡眠一直很浅,略有骚动就会醒来,他伸手去触碰敦的脸颊,确认了质感以后放下心来,呼吸也变得平缓许多。
“嗯?您醒了?……啊啊对不起,我应该更小心点的!”敦发觉怀中的人已经醒了,脸上不觉红了起来,何况此时这个类似公主抱的姿势,让他自己略显尴尬。
“不,嗯哼……你干什么?”中也似乎并没有在意这点,大概是他觉得这样很舒服。
“您受伤了啊,先清洗一下身体比较好呢。”

浴室里氤氲的热气把镜子遮罩起来,红色的血丝顺势流入下水道里,直到能清楚地看清伤口的痕迹,敦才熟练地操起镊子,“嗯……痛的话还是和以前一样。”
“废话,根本不痛啊小老虎。”中也略显苍白的脸冷笑几声,干涩的喉咙依旧不服输地憋出几句话来,“说到底还是你的后颈太好吃了……。”
敦把头低下来,一片片夹嵌在中也腹部的弹片。中也咬着嘴唇,最后还是冲动地咬上敦的后颈。如同羊脂般嫩滑的肌肤迸出血珠,敦忍着痛继续冷静地处理着中也身上的伤口。等到全部结束缠好绷带,中也舔干敦后颈上的血丝和汗珠,敦的眼角才衬出第一滴眼泪。中也抱歉地拭去敦的泪水,对着敦发白的嘴唇深情地吻了上去。

敦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很高。阳光映衬中也的头发,并不甜腻的糖浆红色头发垂在白色的衬衫上,黑色的项圈仍然没有被摘下,已经成了他的标志。中也的外衣胡乱地躺在卧室的地上,沾着卧室里带来的水滴。中也因为负伤所以申请了休假。他正靠在敦的身边读着诗集。意识到敦醒来,撑起身子揉了揉敦的银发。

还真是像从前一样,就像他们第一次的场景。
“别担心我。那种程度的伤,很快就好。”
似乎是看出敦的眼神里有一股令人在意的忧伤,他用较为柔和的语气安抚着。
“中原先生。”敦相当正经地坐起身,这个问题过于重要,使他忘记了自己的称呼,“以后晚上不管怎样都要叫醒我,如果处理不及时,您真的可能随时就……”
“没事,受伤的话,我自己也能处理。你当我活了这么多年白活的?”
中也扑哧一笑,小老虎赌气的样子真是让人不禁要欺负他。
“那么。答应我,中原先生,一定要好好的哦。”
“你白痴吗,问出这种问题。”
中也抓着诗集一敲敦的小脑门,把头略微低下,霸道地用自己的舌头按压老虎的嫩舌,挑衅般碾压敦的口腔。

“我啊,怎么可能丢下小老虎不管呢。”

说实话,有你在,我怎么舍得去死呢。
你个傻瓜。

中也轻轻地笑了。




评论(15)
热度(158)

© 已经是废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