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废号啦

账号弃用
旧文存档

【文豪野犬】{Be somebody}【第一章第一幕】

尸者的帝国X文豪野犬,讲述横滨F4另一段爱恨情仇的故事。

OOC预警,世界观崩坏,cp洁癖及其他各类文体不适者注意避雷。

人设及世界观→这里

序章→这里

鸣谢 @椋曜 

 

————————————————————————————

经证实,与生前相比,人类死后体重会减轻21克。

这是灵素的重量,也是所谓灵魂的重量。

——————————————————————————

【第一章】

 

【一】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

“下课。”

 

中原中也把金属接线从尸者的颈部拔出,粘稠的血液随着尸者的脖颈缓缓滴落。今天上课有些不顺心——尸者的虚拟灵素似乎出了一些问题,刚刚注射完,尸者就以扭曲的姿态想要扑到手无寸铁的学生中间。中也眼疾手快,控制力道给尸者来了一拳,正中靶心。尸者脱力跌回椅子上。学生们惊魂未定,原先几个高个子的学生并不把这个小矮个放在眼里,现在都心服口服,对传言中中也精修体术这点感到倍加信任。此刻中也一声令下,显然是被中也制服尸者的过程震惊到的学生们鸦雀无声,短暂的沉默后三两成群迈出这间宽敞的研究室。

 

摘下戴在手上被血污染的白手套,中也扶正了自己的礼帽。收拾了工作台上的杂物,巨大的解析器械散发着幽然的荧光。中也把公文箱拾掇了一下,达到满意的程度后,提好箱子,他锁上了工作室的门。

 

他在等我。

啧,说起来真是麻烦。……但愿今天也要平安无事。

 

这么想着,他蓦地加快了步伐。

研究所处在郊区之类的地方,尸者研究者多有私人的住宅,位居高位的他也自然有一间。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他镇定地开锁。确认门内没有不速之客之后,他才带上门,给自己开了瓶葡萄酒。紫红色的酒液映照着窗外血色夕阳投下的光。

脱下黑色的风衣,只露出他平常最爱的灰色内衬和白色衬衫。他拿着玻璃杯,糖浆色的头发随着下楼的动作颤动着,他警觉地观察了一下,地下室的门没有被破坏的迹象。

 

——“太宰治!你这条青花鱼!”

 

他用打开地下室厚重的铁门,一股恶寒扑面而来。

 

——他和着愤怒,最终踹开了那间研究室陈旧的门。

——穿着白大褂的人倒在那里。

——黑色的发丝黏在病态苍白的英俊脸庞上,嘴角勾起最后安详的微笑,眼睛已经阖上,像是单纯研究太久太累了的小憩。到处都是书本。他只觉得天旋地转,更多的还是不相信,纵使他也料到过这样的结局。

 

巨大的解析仪器发出“嘀嘀”的脆响。有人埋在书堆里,动作不协调地把已经阅读完的书丢在地上。右手在打字机上敲下字母,左手重新抓过一本书。银白色的头发在机械微光的照射下格外引人瞩目。

 

——接着,他就看见了呆滞在那里的银发少年,空洞的瞳孔茫然地注视着他。

——他忽然明白了一切。

——“怎么了,中原先生?”

 

中也停在银发少年的背后,从丢下的那堆书里随便抽出一本随便翻了翻。

“哦……学习进度好快。和以前几乎一样呢。”

他叠上几本书,做成了一把临时椅子,看着少年继续着手上的工作,机械式地解析阅读着他所能找到的信息。中也踌躇了一会儿,抿了一口红酒,又回想起从前他去某个人的研究室找茬的时候,拥有这头银发的少年也是不知疲倦地翻动书页,有温度的手指快速地做着笔记,见到中也开门的时候,他会从一片杂乱中抬起头来,礼节地微笑着说道:“中原先生,您又来了……”

 

——“不要进来!”他本能地向着门口紧张的人们吼着,又冲过去关上门。

——在一片混沌中他理好了思路。匆忙捡起地上的白纸,他可以猜到上面写了些什么。

——“好了……虽然不知道行不行。”他无法再等,“过来。”

——少年停滞了一会儿,先是看了看地上停止了呼吸的男人,又看了看他。

——最后他迈步向他走来,以一种畸形的步伐。

——他的鼻梁上架着那副很久以前太宰治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眼镜。

 

为了保护敦,中也冲破了许多阻碍。日本的尸者并不算多,但把自己的学生做成尸者这种事情不管怎样还是不合伦理。参加了几节听证会,中也凭着自己广泛的人脉以及几乎是威逼利诱,好不容易把中岛敦保存了下来。他还记得他去拜托尾崎红叶时,她那惊讶的表情;以及森医生那个掌控横滨黑手党的恐怖人物把申请书丢给他时玩味的表情。

 

太宰治你个疯子、傻瓜、笨蛋。

这账我记在你头上。

 

回过神来,中也发现敦已经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把头扭转向他。脖子上的金属仪器注射着灵素,此刻仪器随着他不自然的偏头咯吱作响。中也一愣,从书椅上起来,反射性地想要上楼去厨房准备晚餐。这时候他才想起,以前那个他怎么教育都不在意饮食,只是捧着茶泡饭吃完就一头扎进工作里的少年早就无法进食。

 

“……”

“敦,……我回来了。”

 

 

 

评论(12)
热度(64)

© 已经是废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