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废号啦

账号弃用
旧文存档

【段子系列】call me maybe【二】

*苟延残喘
*黑中黑敦
*我其实没有那么正经,真的。
*bgm:call me maybe



—————————————————————

被上司盯得发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你的上司有着一副好皮囊,深邃的蓝色瞳孔因为长期的训练眨得很少就要将你吸入漩涡;他比你矮了半个头——这当然不是恭敬的说法,但那是他的特徽他的象征,脚步的距离产生美身高的差异也会产生美;天哪,面前的人散步着危险的信号、彻骨的寒意,退后还是前进,先开口说些什么或者先迈哪只脚都显得不切实际格外愚蠢了。

中也盯着敦慢慢变得苍白的脸庞显得有些想要发笑,小后辈和某条青花鱼相差甚远,这种白痴般的搭讪一看就是初出茅庐一无所知,带着一股热情直接就上直球没考虑过结果。

他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同时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一下子紊乱,汗液从那张有几分清秀的脸上滑落,黑色的发丝不安地颤动着。

这是他注意到中岛敦咬得出血的嘴唇了——莫名的负罪感爬上了心头。自己又不是某个混蛋喜欢吊人胃口。他捏住中岛敦塞给他的名片,不假思索地塞回裤袋。

“小鬼,你的电话我收下了。”

那反应到底是好玩的,中岛敦的脸猛然蹿红,就像是在血洗敌对势力的时候露出的兴奋神情,夹杂着对于未知的惊喜与畏惧。

“放松点啊,我说。”
不放松的话,有点糟糕哦。

握住对方因为紧张而被遗忘的拿着棒棒糖的手提起,把棒棒糖含在嘴里,紧紧攥住对方想要抽走的手臂不放。

“这个有点过甜了。”

不动声色地吻了上去,中也厌恶那种拉锯战般带着情色意味的纠缠,速战速决比较痛快,棒棒糖的甜和着口腔里的腥咸,舌尖起舞再退出战场。

他看着对方变得潮红茫然的脸勾了勾嘴角,平静地说着“多谢款待”接着整了整衣衫,把手帕递给对方擦拭嘴唇。

后来交往了许久,敦才从黑蜥蜴那里知道,作为他的上司,中也早就知晓了他的电话。

可惜这中岛敦知道的太晚了,将一切明白过来时,他已经被中也在床上干翻了几次了。

评论(5)
热度(73)

© 已经是废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