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废号啦

账号弃用
旧文存档

【文豪野犬】{生而为人}【第一章第二幕、三幕上篇】

*一个关于食人魔通过侦破案件一步步泡到小刑警的故事。(并不)

*原作《文豪野犬》、paro《沉默的羔羊》

*食人魔太宰治X刑警敦

*warn:可能有变态猎奇描写。


以上?

——————————————————————————————

【二】

 

中岛敦一言不发神色复杂地走出三层的铁制防护门,橘色头发的青年穿着白大褂倚着门,耳朵上戴着耳钉显出一股不良的味道。

“让你受惊了吧……中岛警官。”

 

橘发青年名为谷崎润一郎,是这间精神病院分配来陪同敦的医生。初次见面中岛敦还以为这是个不怎么好相处的狠角色,但说上几句后,中岛敦发现他意外的是个好人,彬彬有礼相当和善,耳朵上的耳钉大概也是为了假装不良才戴上的吧……中岛敦这样想着。

 

方才在二楼进入太宰治所在的三楼铁门之前,谷崎就向他提出,有什么问题就不要在里面逗留,余下的事交给他就好——此刻他没有缺胳膊少腿神志不清地从那扇门里出来,大概在谷崎看来正是谢天谢地的好事,应该开瓶香槟庆祝下。

 

“正如我所说,上一个迈进这里的刑警先生,现在还在二楼的监护室里日夜含糊不清地哭诉……总之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中岛警官。”谷崎带着敦走进电梯的时候长嘘了一口气,但他随口一提的话并不能让敦放松任何警惕。

 

国木田给他的资料相当详细。资料里确实有一位刑警前辈,也受过一定的心理训练,进入太宰治房间半个小时后就不省人事,醒来后开始出现精神分裂的症状,对于此事太宰治依旧看着他的书耸耸肩,摆出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

 

若是追溯到更早些——在太宰转来这间精神病院之前的收容所,有位女性护理人员,似乎因为压力过大而有潜在的自杀倾向。因为院方的疏忽,这位女性很“不幸”的成为了太宰的护理员,几天后就不知怎么地将太宰释放,并和他一同去了本来应该受到严密管理的楼顶。

 

之后的事情不言而喻,那位女性坠楼死相凄惨,大概是因为热情的拥吻和将死的快感抑制住了对于“食人魔”三个字的恐惧,这位女性的舌头少了一截,切口整齐地被咬下,干脆利落。

 

想到这些都是刚与自己打过照面的黑发男子一手促成,他叹了口气,谷崎拍拍他的肩说了句“抱歉说了多余的事”,他尽量随和地笑着,手心里渗出滴滴汗液。

 

他没有去二楼拜访那位前辈刑警的时间或者兴致。电梯的隔音效果不错,但他好像还是隐隐地感受到谁在哭诉着,就在二楼,或者另一个次元控诉着,以世人再也无法理解的音节语调。

 

……今后还会与那个人有多少次接触呢?

 

够了中岛敦!现在可不是你胡思乱想的时候。

 

他一声轻咳,谷崎眉毛一挑,却也不再说什么。

 

 

 

中岛敦很清楚自己被分配到了一个没有人愿意干的任务,原先天真地认为能够“突破重围”的他除了挂名在搜查分队里能获得其他刑警的消息,没什么收获,在自己的任务这里也遇到了瓶颈,现实简直是当头一棒正中靶心。

 

“少年。”

 

就像是什么魔咒,耳畔回旋着的是那个人的低音。他竭力摇头想要丢掉些什么,闭上眼的时候却仍旧是蓬乱的黑发映衬下青年纯粹而没有杂质的微笑。

但是那种笑容里……没有任何喜悦。

 

按照敦的理解,像太宰这类犯罪者,在某种方面都会有种奇特的满足感。譬如,中岛敦方才在他面前显现出的慌乱一定程度上会刺激到对方,看着猎物因为自己而惊慌失措的喜悦与兴奋,这普遍受到心理变态者特别是高智商犯罪者的喜爱。

 

但是太宰治的笑容里,中岛敦没有看出喜悦。这不排除是因为太宰治能够隐藏自己情感的能力作祟,但是中岛敦依旧感觉到了,那种笑容,绝对不是表达喜悦这一类感情。

 

果真是个……奇怪的人。

 

 

正当这时,通讯设备的提示音显得尤为令人烦躁。他不好意思地向谷崎示意并摁下接听键,国木田明显高于平常分贝的声音在空气里炸响。

 

“小鬼,有新的受害者了。”

 

“具体位置我发给你,离你很近,先去看一下现场……!”

 

 

 

 

太宰治蜷在扶手椅里,随手拿过一页资料。他倒是并不在意上面写了什么,只是觉得这纸的切页足够锋利。他捏着纸的一角狠狠一划,另一只手的手指迅即开了道小小的口子,渗出几滴血珠。不过这于他而言无伤大雅。

 

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他将脸扭转向那面透光的钢制玻璃。来人的气息已经消失殆尽。

 

抹去血珠,他拾起桌上本应该被他无视的资料,翻阅了起来。

 

 

 

【三】

 

敦一路小跑到邮件里标注的地址,警车的声音显得有些嘈杂,周围指指点点的看客正被最先一步到达的巡查组驱散,他感觉有些不适,故作镇定地摁了摁太阳穴。回避着巡查长那有些令人不爽的酒糟鼻,敦恭敬地出示了证件。

 

“什么啊,这么年轻就是……算了,快进去。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

 

仅仅是因为年轻缺乏资历就容易被人看扁。敦叹了口气,收好证件拿出了记录用的皮本。现场已经被蓝色的布环绕起来,鉴定科和其他刑警还没有到场,他戴上白手套,屏息揭开了盖在尸体身上的白布。

 

你要怎么形容那一种感觉?

 

图片是凝固的现场。干涸的血液、残肢断臂,终究只是凝固的过去,仅仅是影像而已。

 

但是你要怎么形容凶杀案的第一现场呢?

 

简而言之,那就是平常世界里的地狱。

 

 

 

 

 


评论(2)
热度(80)

© 已经是废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