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废号啦

账号弃用
旧文存档

蓄谋已久。

*新系列摸鱼,复健失败【你
*圣诞快乐,各位。



偌大的礼堂里,选择留下的孩子们坐在各自学院的长桌上用餐。施法之后变得无比壮观的圣诞树还有簇拥在一起燃烧着的圣诞蜡烛,空气里飘着香甜的味道。
不过这已经不能使中岛敦在意了——格兰芬多的长桌上并没有坐着多少人,谷崎兄妹带着镜花回了日本,而他独自留了下来。
想来想去,中岛敦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留校名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他当然想回一趟日本。
现在大家在做些什么呢?……嗯,他想。国木田先生会催着谷崎把彩灯挂上,与谢野学姐随手施出无痕伸展咒,直美准时把烤好的蛋糕放上桌,乱步先生和镜花吃着粗点心,贤治在一旁睡着,社长则接过春野泡的茶,看着众人忙碌的身影。
他焦躁地搅动着约克夏布丁。外面还在下雪,室内因为魔法的缘故显得温暖。然而此时此刻他只觉得热得有些头脑发胀。
不明白。

“哦呀?敦君!……你也被意外事件留下来啦?”
握着勺子的手一顿。中岛敦一脸黑线地看向礼堂的巨型门,某位黑色蓬发的高个子青年围着绿银交织的围巾高声喊着他的名字,引得本就不多的霍格沃茨学生们指指点点。
这个时候我可真的不想说我认识您,太宰先生。敦君叹了口气,抱起桌上的书,利索地起身,在其他人异样的眼神中走向面容姣好的青年。
不过那股被思念噬咬的痛楚也被暂时抛到了脑后。

“先生也没有回去吗?……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被留下了。”
“这个嘛,怎么解释才好呢?”
太宰治高挑的身材在走廊里投下长长的斜影,中岛敦抱着书,他没有抬头去看太宰治的脸,强迫自己面无表情。
他们除了图书馆无处可去。格兰芬多或者斯莱特林的塔楼都有人,冒然进去总归会被人非议几句,当然——中岛敦确信——如果撇开闲言碎语不谈,带着太宰治去格莱芬多的宿舍,也会闹出不少事情,不如减少些不必要的麻烦。而斯莱特林的宿舍,芥川大概在那里,他们免不了又要为了不同的价值观吵上一架。他可不希望自己在五年级的圣诞节来场巫师决斗,何况他“亲爱”的太宰先生不会阻止他们的,太宰治自己还要和中原先生抬杠。

太宰治大概是在说些什么,中岛敦集中精神,却感觉那声音模模糊糊的,如隔千里。
他觉得害怕了,万一太宰治停下来问他有没有听他说话,他怎么回答?虽然他相信他的男友很清楚自己时常走神。
他们成为恋人,正好一年。

一年前的圣诞节前夕,他在人群里找到了太宰治。那个时候他们已经相识四年。在他红着脸把万人迷六年级学长拉到走廊角落里,支吾着说出“我喜欢您很久了,请和我交往”这样的他自己都觉得听不下去的套路表白,却用光了自己全部的勇气时,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直到一只修长的手透着舒服的清凉抬起了他的下巴,他听见那个人对他说,“好啊。”

哦,我的天哪。中岛敦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确认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不敢想象成为恋人已经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比方说中岛敦成为了格莱芬多最受欢迎的级长,比方说太宰治升上了七年级,魔法部已经来信邀请他毕业后直接任职但被他果断拒绝……再比方说,这个圣诞节他们就像是约好般都糊里糊涂地填错了单子,都被留在了学校。
中岛敦把借来的书一一放回,太宰治翻着不知从哪里搜罗来的旧书在长桌上等他。

“旋风扫尽。”
旧书上落着的灰顷刻无处可寻。

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二个圣诞节。

“啊啊…想不到这个圣诞节只有我们了呢,敦君。”
他看见太宰治抬眼,眼角带着狡黠的笑意。他一愣,没有回答。
他可不可以将这个笑容理解为“二人”的圣诞节是太宰治有意为之?
算了,也没关系。

“是啊,太宰先生,只有我们了呢。”
他向着太宰治微笑。

评论(3)
热度(52)

© 已经是废号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