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野巽厨

恭喜你捕捉到一只来野巽厨~
近期天狼骨科组为爱绝赞发电中!

【米尤】【短篇】入梦。

*尤里视角/对应进入直江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尤里
*我流小短篇


————————————————————————

尤拉奇卡缩在被窝里,母亲正在台阶下料理刚捕来的猎物,他听着煮东西的声响,满足于包裹着食物香味的空气。米哈伊尔坐在他身边,盯着难得完好的动物毛皮,嘴角半勾成一个柔和的弧度,正考虑怎么处理。

尤里把被单往身上一裹,好让自己坐起来的时候也免于寒意的侵扰。听到动静的米哈伊尔一抬眼,和尤里的眼瞳里闪烁着的好奇与期待迎着撞上,被这股别样的热情撞了个满怀。

“醒了?”米哈伊尔挪了挪身子,尤里的床不高,正值青年的米哈伊尔身材高挑,即使是席地而坐也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尤里的脸。有点冰,他又帮尤里裹严被子,揉乱了尤里乌黑的绒发。尤里握住他的手,带着撒娇的意味又蹭了几下,米哈伊尔被他蹭得有点酥痒,于是半闭着眼笑起来。


尤拉奇卡用近乎漠然的眼瞳观看梦中人的表演。他知道自己在做梦,本该毫无顾忌从回忆的禁锢中强行挣脱——可这样的杀伐果决是「猎人·尤里」所能做到的,不是「米哈伊尔的弟弟」所能轻易做的。

嗬……他又怎么做得到?

梦中的自己和哥哥正坐在一起,说起打猎的经历,米哈伊尔用炫耀的语气说那天运气不错,战果颇丰,年幼的尤里小声抱怨,把自己赖床没有出门狩猎这点归结于天气太冷,米哈伊尔就笑得更加厉害,安慰尤里下一次狩猎一定要好好展示自己。

尤里抱住了自己的膝盖,蜷成一团,模仿着梦里的自己,他突然想去握米哈伊尔的手,又觉得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恐惧。

——米哈伊尔是吸血鬼。
——米哈伊尔是必须杀死的敌人。

——米哈伊尔……是我的哥哥。

他被这简单的思绪死死扼住。

……哥哥。

梦境的画面陡转,他看见地上溅满黑红色的血,四周都是风雪之下的黑暗,他有一瞬间看不清米哈伊尔的眼神,幼小的尤里被米哈伊尔一手推开。

他看着那个自己一路滚过雪地,留下深痕,一只吸血鬼下种追逐着他的痕迹而去,哭喊的力气都被耗尽了。米哈伊尔还在和吸血鬼们殊死拼杀,即使在梦里都能嗅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他看见米哈伊尔脸上复杂的苦笑,像是他还在他们的小屋里,尤里狩猎失败哭闹着需要他安慰的笑,好似所谓家破人亡天翻地覆并不存在,苦涩欣慰的笑容挣扎着安抚尤里也安抚自己。

奄奄一息的米哈伊尔最终倒在雪地里,却换了一副模样,是他那夜在屋顶所见的米哈伊尔,肌肤上透着吸血鬼不正常的白色,用来战斗的枪支摔在一边,躯体像他杀死过的吸血鬼们一样烧灼着变为灰烬。

他惊慌着跪到地上想要拾起那些灰烬,却发现自己满手都是狰狞的鲜血。

……是熟悉的,哥哥的血的味道。


他不知道是不是该用狼爪撕裂开什么东西发泄,不过下一秒他的身体就按捺不住从噩梦中脱离。他止不住地喘气,攥住胸前单薄的衣服,确认自己是醒了,盯着桌上收拾到一半的武器沉默。

要做些什么呢?

他腿一软,险些从小憩的椅子上摔下去。

评论(6)
热度(88)

© 来野巽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