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野巽厨

【置顶戳开】
恭喜你捕捉到一只真实来野巽过激bot
你可以称呼我:suzuko/来野
高三🐶更新随缘

谢谢你喜欢我的故事。

【米尤中篇】星河彼岸。【01】

*星际paro/星际海盗X军官
*神奇私设注意/星际迷清奇脑回路
*准高三,可能成为半年更,请注意取关
*会在群里不定期更新相关的段子



————————————————————————

【一】



“星际海盗?那是什么……?”

尤拉奇卡窝在米哈伊尔的怀里,看着一叠他从长老那里用尽各种撒娇手段才拿到的资料。虽然这不是尤拉奇卡跟着兄长米哈伊尔第一次一同乘坐商船,但对于年幼的他来说,无论多少次他都会保持着不熄灭的好奇心。

他指着自己其实多少有个模糊概念的名词,故意转过头去蹭米哈伊尔。米沙被他蹭得一阵痒,他笑起来,手指刮了刮尤里敏感的鼻子。

“是我们这样的民用商船在宇宙航行中千万要避免遇上的家伙。如果像尤里这样的小机灵鬼能多一些,那些人也不足为惧啦……不过船上的年轻人很不凑巧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那如果遇上了星际海盗,哥哥就看我大展身手好不好?我可是有好好练习瞄准之类的!”

“好啊……关键时刻不要打喷嚏哟尤里!”

被戳中了弱点的尤里脸红扑扑地小声抗议,害羞被米沙的手一安抚便消散了。身旁听见他们谈话的同船的商人似乎是他们父亲的旧识,听着也笑起来,“阿列克谢他可真有福气,大儿子可靠小少爷机灵,星系广阔,年轻人出去开开眼界,你们两互相照应,肯定也能做出一番事业的。”

事业也好眼界也罢,米哈伊尔只把「照应」二字细细听进去了。尤里要学的还有很多,他在这段时间里还是想要护着他,最好让他能快乐地度过整个童年,历练是必要的,但尤里不该吃太多苦。

但是一不留神,尤拉奇卡就跑远了。他也许是要去补给站拿些温暖提神的饮料来,也或许是看见了他不曾见过的新奇东西。米哈伊尔想喊他,但是刹那间他好像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嘴——方才还能正常谈天说地,此刻却干涩得发不出一点声音。

我……我怎么了?米哈伊尔心中有声音在叫嚣着,快些离开,让尤里离开……那个声音喊道……不能再看下去了,难得一遇的恐惧竟然从四面八方困住了他。

正想着心事的米哈伊尔额间瞬间冒出了冷汗,他起身正想要去找尤里,却被什么东西紧紧攥住了胳膊——

那是刚才还和他谈笑的老人,他这一次才看清那老人脸上的枯槁。

那是一具真正的尸体,带着烧焦的伤痕和粉末状的焦灰,米哈伊尔的腿像是被黏在了原地,他再一回头,尤里不见了,嘈杂的人们不见了,而世界是一片黑暗。只有星河里的点点星光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他。

他好像这才想起来,那一天那座商船被炸毁在了夜空里,成了宇宙垃圾和星际坟场的一部分。那个抓着他的老人扑上来,狰狞的面孔近在咫尺,像是要撕裂他一般。

他看见自己身上竟然沾满了鲜血,他突然觉得很疼,他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但只抓住虚无。

……尤里……妈妈……?你们在……哪……

——他猛然下坠,落进阴冷干燥的空气里。





【二】

尤里小心翼翼地收好一张合照。在星际时代照片这种古董实在不多了,正常情况携带一个电子终端就足够存储大量的影像,但是尤里总是固执地喜欢保存照片——士官学院的同级生议论说,这对他来说似乎有什么特殊意义。

机甲操纵测验过后,他漫不经心地一瞥个人终端上已经发送过来的评级,身后同宿舍的技术科学生好奇地从上铺探头看。

“尤里!你操作技术全是A+级……天哪你还让不让我们技术专修活命了!明天老师上课提起来如果全是你的名字,只不准我要消受他多少白眼呢。”

尤里不知道对此如何表态,他也懒得去想,打开了自己的储物柜,从弹射出来的暗格里抓出一大把东西扔给了上铺。


谦虚的安慰,远没有物质来得有效。


“是特殊的营养针!我看看……再去吃学校那一套一尘不变的饭菜我都快要完蛋了。行啊尤里!哪个教授给你的?学霸待遇就是好……啊!”

室友握着注射器一个不稳,扎到了别处,可贵的药液直接滴落到床铺上,他一个哀嚎。

“威拉德教授。……说是朋友那边新做的试验品,我不用营养针,你要的话就随意。多余的我放在我的储物柜里。”

营养针虽然叫营养针,本质上是一种减毒过后的兴奋剂,因为注射后会让人产生饱腹感和幸福感得名,实际上是填不饱肚子的,注射多了可能会造成慢性中毒。尤里虽然不用这种东西,但药液没有全部用尽,终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尤里在室友一脸惊羡和满足感中带上了门,他一查时间,今天考后休假确实没什么事情,他就决定去机甲演练场模拟练习。

不过空机位都被早早前来的补考生占走,尤里只好临时改道去了重力模拟舱。这里果然冷清,除了少数几个不适应重力的低年级学生还在呕吐,余下一片清静。

尤里换了一身衣服,找了一间单人训练舱,离开了踏板,在起初一股习以为常的眩晕后,他打卡了终端,调整了舱内环境,虚拟环境模拟出了一个小商船的背景。尤里勾起身子,抱住膝盖蜷缩成一团。

——商船内部的重力调整器失灵了。他整个人飘了起来,磕到了肩膀,但他顾不上疼,因为他眼前全是血液,失重环境下的血液和他撒了的饮料混在一起,一大团一大团的,看起来憨态可掬,他只觉得不寒而栗。

——激光枪的射线晃得他睁不开眼,他只想去抱住某个人脱离这些液体,他转过头,破碎的显示屏上红点标注着他们曾居住的原始星球,他们的母亲还在星球上……

——红点意味着星球被炸毁,被彻底抹去。

——他拉扯着某个人,惊恐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他不知道那个人怎么了,就是不肯和他一起离开,视野中的血越来越多,那个人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

——他大声哭喊着,但是真空中听不见他的声音。突然他被蛮力狠狠地推开,一个救生舱出现在他的身后,伸出的机械手死死地摁住了他,他还在挣扎……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逃走?为什么你不和我走?

——“活下去,尤里。”



“……唔。”
他在重力舱中可能是短暂地失去了意识,时间很短,不过还是触动了急救报警装置,他一个翻身划到门边手动关闭了报警,终端还在亮着,上面是一份电子式的合照。


他把终端一关,重力模拟舱变回了之前黯淡的黑色,他抱着膝盖,好像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从眼角滑落出来,他慌忙用手去抹,但是皮肤是干涸的,并没有眼泪。



评论(11)
热度(68)

© 来野巽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