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野巽厨

恭喜你捕捉到一只来野巽厨~
近期天狼骨科组为爱绝赞发电中!

【米尤中篇】星河彼岸。【02】

*字数2018的愉快一章/越写越高兴
*求求你们吃一口星际

——————————————————————————

【三】

尤里在重力模拟舱里待得太久,完全沉静的环境让他睡过去几次——他承认自己是太困了,连着一个月都加强训练才拿到优等的成绩得来不易。他半梦半醒间听到终端的提示音,反应过来,额定出舱的时间到了。

重力模拟的训练时间为了保证人身安全,每一天都是有限定额度的,而机甲操作就不同,只要机甲运行正常,去得早占了位置开多久都无所谓。不过,操作大考之后补考生虽然多,这个时间也应该差不多走光了。

他走出更衣室的时候,一根针管 “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他一怔,拾起来一看,是那种新式的营养针,还没有拆封,也许是离开宿舍的时候不注意嵌在他包上的。

他把营养针放回包里,里面澄清的颜色实在诱人。他一咬嘴唇,忍住了想要把针剂摔到地面上的冲动。

他需要忍耐。小小的针剂并没有过错,他不应该这样恼怒。就算看着针剂摔得粉身碎骨能解决一时的冲动,哥哥也好母亲也好——

他把那些想法摁回脑海深处,在终端上查询了空余机位的数量,发现他所需的高阶机甲正好空了出来。

“002……唔……”

他查看了驾驶舱内部,这台机甲型号是新的,只是有不自量力的低年级学生偷偷摸摸使用过,有一些可以避免的划痕,程序也被编排得有些糟糕。看来上一个补考者走得挺匆忙,设备重置都没用,尤里只好手动开了重启,坐在驾驶舱中央等着整个模拟环境从一片雪花状的杂乱中重新整理出随机的匹配地点。

尤里的场景设置一般都会选择护航或者单人式作战,但是今天他刻意跳过了这两项,放手大开杀戒,计算机模拟的指挥官用广播贴着他耳朵喊,他仍旧一个人在一群星际海盗的机甲间穿梭,用武器将他们贯穿,看着他们引爆。

直到那些海盗里的狙击手慢悠悠地赶来,向避闪不及的他开了一枪,他才从模拟空间里强制脱出,不过倒是创造了业余攻击时长的记录,虽然不会计入考核,这个成绩放到学院的暗频道里,都能炸出一堆嫉妒到眼红的愣头青跑来和尤里下战书。

但是尤里并没有感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喜悦,他把十指扎进头发里,抱着头背弓着缩了下去,胃里一阵又一阵翻江倒海,终端在他耳边大声嚷嚷着,他松开一只手狠命地一拍,终端立刻缴械投降变为了哑巴。

——那管针剂的颜色。他想要摔碎的那根针管,他想起那管针剂的颜色,他没有告诉教授他最厌恶这种颜色,有点发黑像是血一样的颜色,他在噩梦里一次又一次见过那些一团团的血液,从他的……他的……

他的哥哥……身体里……

他猛然一咳,喉咙彻底嘶哑,再发不出声音。他承认自己是太累了,因为身子软到站不起来。也许是轻微的PTSD症状或者肚子饿了,他心里安慰着自己,都到饭点了还在这里,虽然没有低血糖也会被熬出来的吧?

于是方才被他用暴力威胁的终端马上尽职尽责地发送了他的坐标,学院的医务室马上送来了护理舱,把他捆了进去,给他注射葡萄糖。

看着终端屏上显示的护理舱监控,从这个角度观看自己被摆弄来摆弄去还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尤里怀疑威拉德教授或者多萝西娅学姐一干人等估计也会收到护理舱提供给监护人和好友的讯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闭上了疲劳的眼睛。




【四】

边界的恒星依旧亮得耀眼,隐藏在小行星带中的舰队因为光学迷彩显得像一群幽灵。

换岗完毕的尤里把机甲停在指挥舰的不远处,舱门打开,机甲被回收进入了星舰内部。

“所以呢,又是教科书级别的完美侦查?真不愧是优等生尤里,成绩都是努力得来的,让人自愧不如呢。”

一个声音从终端开给他的频道上传来,尤里一抬头,站台上的菲利普似乎是早早候在那里的,等着他这个刚出完危险任务的同辈军官回来。

只不过这欢迎的语气实在不中听,还带着浓浓的火药味。

菲利普身形较尤里小上许多,带着军官帽却仍然显得稚气未脱,他金色的头发不安分地翘着,碧绿的眼睛里透出一股不屑。

尤里调试了程序,不去理会菲利普挑衅的语调。见惯了他们针锋相对的法隆正巧路过,觉出气氛不对,硬拖着菲利普到准备室去。尤里这才停下手上的活,看着龇牙咧嘴的菲利普一身军装依旧像个孩子一样挣扎的样子,竟不知怎么地笑了起来。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教会人慢慢习惯。士官学院的日子仿佛还在眼前,一转眼他就已经毕业了。

「长官」成了他全新的称呼。优等生的身份使他破格进入正规军,拥有了一个机甲小队。然而事实上他不太会管理别人,也不知道怎么融入到队伍中去,他感觉小队的成员们虽然作战时与他配合默契,平常对他还是有几分疏离。

除了在士官学院里对他照顾颇多的威拉德教授,以及关系不错的多萝西娅、法隆、菲利普以外,尤里似乎也没什么可以交心的朋友。他也会想起他曾经的室友,那一位现在正在技术科日夜加班,不过很久不联系也不知道过得如何。

……希望所有人都能安好。
不过对于选择了走上这条路的他们来说,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一个过于奢侈的愿望。

他半垂下眼,正想从机甲上下到地面,终端突然又叫嚣起来。

“长官……!04检测到不明机体向指挥舰方向移动,推测是星际……”

“那群人是么?”他打断了队员的话,平静得像是理所当然。

“是……是的长官!我已经上报给了总指挥舰,情报反馈到您的终端上了。上级派我们做诱导侦查,不过您刚刚得以换岗休息,上级说如果您休整没有完成也可以派遣其他小队……”

“没关系。”尤里强打起精神又坐回了驾驶员位置,然后翻找了一下舱内的储物柜,里面掉出来酒红色的营养针。

超负荷的工作量逼迫着他把这种东西注射进自己的身体里。他忘记了自己第一次破例是什么时候,只是营养针一旦用起来,微妙的成瘾性让人不容易戒断,可是对此他已经毫无办法。

想起还在学院时想要摔碎针管的自己,尽管这颜色到现在还让他觉得恶心,他只不禁叹了口气。

“你回复一下上级,我马上在这个坐标上和你们会合。……切换通讯频道并立刻加密。”

他的机甲再次被送出星舰,陷入黑暗之中。

评论(7)
热度(100)

© 来野巽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