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野巽厨

【置顶戳开】
恭喜你捕捉到一只真实来野巽过激bot
你可以称呼我:suzuko/来野
高三🐶更新随缘

谢谢你喜欢我的故事。

【长评】《悼念》:思念那天离去的你

*给最爱的老师@Aran天道 《悼念》一文的长评。
*快去看文吧老师是神仙哇😭😭😭


——————————————————————————







米哈伊尔的心里竖着一座墓碑。

他是这座墓碑前唯一的悼念者,他也许会自嘲,自嘲这悼念者的身份太过肮脏,这是他曾经最厌恶的吸血鬼;与此同时他也是躺在墓碑之下的亡者,一个死在过去的天狼,遍体鳞伤的灵魂无法安息,带着一丝希冀,等待了十年。

十年前的那一晚火焰吞噬了狗镇,将他硬生生地割裂成了两个人,在血液里浸润的这颗心似乎是麻木的,早已分辨不出族人的模样。

他咬开男孩喉管的那一刻想起了自己最亲爱的弟弟,可是一切都已造成,他清醒地认知到不管自己如何反抗,铭刻在血族里的肮脏与野蛮也会将他投入欲望的深渊,事实不容置喙,他杀死了那么多人后,居然还能冷静地听取吸血鬼的废话。

活着还是死去对于成为吸血鬼的米哈伊尔来说是模糊的概念,不值一提,即使他怀着愧疚自尽,也已经无颜回到天狼星边去面对族人。

但是尤里的存在是他保持理智与苟且活着的原因,是他的逆鳞,是他的底线,他唯一的寄托。哪怕只要能再看他一眼,即使下一秒会被尤里贯穿心脏,米哈伊尔都会生出一种欣慰的情绪。

「尤里活下来了,他长这么大了。」

过去的米沙不会与过去的尤里分开,因为死亡能使一切感情得到升华。米哈伊尔是固执的,他相信那个毫不留情地开枪射杀尤里的吸血鬼是个狡猾的幽灵,那个为了保护弟弟熬干最后一滴血的哥哥早已死去。

「活下去,尤里。」

这是作为天狼的米哈伊尔还活着时最真挚也是最后一个愿望。也许他只能感慨命运无常,宿命指引着天狼去往日本,在远离故乡的地方相遇,让两人苦不堪言。

米哈伊尔是否看见了尤拉奇卡那期待和兴奋的目光?可那种热烈已经回不到小时候,更多的是惊恐与无助。
可惜面对尤里的质问,死寂了十年的心又如何能给他一个答案。

他说不清也道不明,因为他对真相已毫无兴趣。

他是悼念者,但从未给心里的墓碑除草,即使悼念也要让那些毒草扎根在那里,最好让痛苦淹没他,都让他一个人承受——反正十年他这么浑浑噩噩地走过来,多少失去了会痛的能力。

天道老师的虐文每次都特别刺痛我的心。这里给老师写的长评很拙劣,看完《悼念》我在桌前呆坐了半个小时😂老师能不能发糖我也很想吃糖哇哭唧唧!
谢谢天道老师能写出这么棒的文,给老师跪下,也祝米尤兄弟最终能够走到一起,获得幸福~!

评论(5)
热度(19)

© 来野巽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