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野巽厨

【置顶戳开】
恭喜你捕捉到一只真实来野巽过激bot
你可以称呼我:suzuko/来野
高三🐶更新随缘

谢谢你喜欢我的故事。

【米尤中篇】星河彼岸。【03】

*他们TM终于见面了我解放啦
*搞事狂魔米哥在线护弟




——————————————————————



【五】

药液在他体内不断轮转,短暂的兴奋过后他只觉得更加疲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慢性中毒了。好在就算是眼皮打架,药物维持的大脑此刻依旧清醒,他迟疑了片刻,从储物柜里拿出镇定剂给自己注射了一针。

对于长期太空作战来说,营养针和镇定剂为了防止生命安全意外无法混用,如果混用就要求极高的身体素质。然而身体素质不算最好的尤里正好是不惜命的类型,他每次在生死线上走一遭最后被抢救回来,都会被菲利普大吼着烦上一段时间,紧接着被教授发来的通讯教育,红脸白脸挨个儿感受一番。

注射镇定剂后,肌肉的小幅度抽搐得到好转,他把光学迷彩打开,让终端检查了武器库配置和防御系统的运作情况,他为了得到更长时间的休息,把大部分短时间内的休整工作都交给了机甲本身。

“加密频道1009,00号坐标XX,正在向目标地点前进。请各队员听到此条信息后按顺序发送报到指令给00号。”

“01号收到,已进入待命状态。”

“03号收到,02号方才因不明原因与小队失去联系,确认失踪,03号代为报到,03号已进入待命状态。”

通讯频道里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尤里也没有说什么,片刻之后响起了下一名队员的声音。

报到结束,除去队长尤里,十人的小队共有两架机甲不知去向——方才在域外巡逻时,这两架机甲刚好被抽调给了其他队伍,然而他们所在的队伍,不幸地正好撞见了埋伏的星际海盗。

全军覆没。

对于军人们来说,这样的事再平常不过。

只是早晨还和自己一起在通讯频道里互怼的队友,只过了短短几个小时就与自己阴阳两隔,实在不是一件容易卸下的心事。

况且尤里的队伍还从未出现过队友伤亡的情况,因为一般被送进急救舱的,都是他们冲锋在前身先士卒的队长。

这次任务结束之后也许会举行盛大的追悼会。面对着一列没有遗体的棺椁,所有人低头默哀。活着的人们听取无良政客的演讲,死去的人长眠在星河里化为粉末尘埃。活着的人要继续战斗下去,因为不这样就无法给自己寻找另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悲剧每天都在上演,冰冷的阵亡人数每天都在增加。

可是一切还很难结束,对于尤里来说,在清剿干净海盗余孽之前,一切都不能算结束。

哪怕代价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可是……

通讯频道因为没有了他的指示而静默无声,半晌突然传来了某个人小声的抽泣,尤里凭着声音判断应该是队伍里最小的队员,阵亡的士兵——想起什么的尤里一翻记录,果然看到阵亡士兵其中一人是他的哥哥。

……「哥哥」。

这对尤里来说是一个难以用语言明说的词汇。

“07号在吗?”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07号也许是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被点名的他显然受惊不小,慵用仍颤抖着的声音喊了一声“到”,震耳欲聋,分贝超过了设定平均值,尤里注射过镇定剂的身体不能承受太大噪音,此刻也许是07号的声音太响,他的脑子里一阵轰鸣,险些切断联系。

“……02号……是一位英勇的军人。”他眩晕着搜肠刮肚想要找出什么话和07号说,却发现自己这方面的语言功能早已退化,翻来覆去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只能揉了揉眉间,“节哀。”

频道里又恢复了沉默,07号的抽泣渐渐微弱,到最后没入无声。

尤里闭上眼,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冰凉,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的那间重力模拟舱,他飘浮在空中无所适从,因为环境的影响一次又一次睡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叫07号,也许是突然地心生同病相怜,他确实很想当面拍拍那孩子的肩,对他多说几句安慰的话,如果可能,自己就代替逝去的02号尽一份兄长的责任——

他猛地睁开眼。

“哥哥……么?”

终端响起,是文字版的小型加密频道,类似于论坛版的私聊,07号只发过来一句话。

“谢谢您,长官。”

可惜尤里仔细研读着终端上刚发送到的地图,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小小的谢意。



【六】


“加密频道1009,00号到达目的坐标。”

他看见自己的小队正隐藏在漂浮的星舰残骸里。太空坟场的幽静肃杀他司空见惯。他挨着掩体迂回前进到小队,也许是镇定剂效力太强,07号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他感到手有些麻,不过自我感觉不算坏。 

“04号呼叫00号,目标海盗原本航道在我远距离导弹射程内,但是中途停下,请指示是否放出干扰信号?”

“听起来……他们在试探这里有没有人。”尤里习惯性地攥住了作战服胸前的部分。

星际坟场是海盗们惯常的据点,也是军队惯常的设伏点,两方人马在这种地方有很大概率开火,要么是军队捅了海盗贼窝被折磨惨死,要么是海盗被伏击的军队杀个片甲不留。

一个看起来安全静谧的星际坟场到处都是残破的星舰遗骸,如果海盗发现机甲星舰通讯出现故障,就是明摆着告诉他们这里的确有人……能骗过海盗自然可行,但是尤里的小队不是所有人都配备了可以伪装成海盗的光学迷彩,小队虽然训练有素,也会一些海盗通用的黑话,但是尤里很清楚海盗有一套确认身份的暗语,短时间内可以让正规军露出破绽……因此放出干扰信号听起来实在不是什么好方法。

他的脑子越想越乱。

“……您……可能……急救舱已……”

他恍惚间听见了终端的响声,但很快这声音就被队员的声音盖了过去,他又把终端拍成了残疾,集中全部注意力去听队员的汇报。

他大致猜到终端在说什么了。

“05号呼叫00号,我分析了情况,观测到目标似乎派出了一架主机甲带着一个无人机小队向我方向移动,目标星舰总舰向我方总星舰方向继续前进,移动缓慢,请长官做出指示。”

“01号呼叫00号,观测到敌方机甲携带重型武器,正面应战我方将出现伤亡。”

向着视野望去,估计是一台比较新式的机甲,明显不是前来诱导侦查的尤里一行能牵制的。
那台新式机甲向着他们的掩体径直扑来,看来他们是暴露了行踪。

通讯频道里变得极为紧张,尤里的太阳穴极其胀痛。

要向总星舰请求支援根本来不及。

他沉吟片刻,索性镇定剂还在发挥效力。

“01号到10号,全部撤回总星舰请求调派支援,我一个人留下,所有人不要反驳。”

听到这条命令后,通讯频道里有人险些骂了出来。

“07号呼叫00号……长官,您是要一个人面对那两台机甲么?”

深陷混乱之中,07号的声音却没有颤抖很是好听,尤里猛得一怔,咬了咬牙。

“对。”

“07号愿意跟随在长官身后……”

尤里没再听到回音,他随意一抬头,视野里平常没有存在感的08号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拖着07号的机甲卸下了他的武装。众人像是约好了一般把07号安排在最前,切断了他的通讯。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的队员们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刻意疏远自己,只是自己总是有太多的心事,把想要了解他的人都隔绝在千里之外。

以后有时间的话……

“01号和05号,立刻发送给我相关情报。”

他的额间因为眩晕和反胃冒出了冷汗。



【七】

阿加莎没有料到这个装备在她之下孤立无援的对手竟然如此强势,机甲居然也被它所伤,实在难堪。

不过对方也不是毫发无伤,从精准度上看起来驾驶员已经无法精确地掌握外界情况了,可以说是到了奄奄一息的境地。

她毫无征兆地靠近了那台机体,强迫开启的对话窗口弹射到她的终端。她带着几分玩味打开了那个对话窗口,看到了一个长相实在清秀的青年正伏在操作台上,手指蜷在一起,好像还在挣扎着想要起来。

呵,无聊。

她也不是一定要杀死这名军人,既然在此留守,活人永远比死人知道更多。

只是上方又跳出另一个对话窗口,一头银发的男子出现在画面中,他似乎也看到了伏在驾驶舱里的青年军人,却依旧保持面无表情,没有停下工作,继续调试着狙击的各项数值。

阿加莎不满地一挑眉。

她操纵机甲启动了捕捞系统,机甲上伸出捕捞手,张牙舞爪着去抓取那台遍体鳞伤的机甲——

然而,骤变突生。

伏在台上的青年军人像是等待这个时机,他还留着一些导弹,这个距离正是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启动引爆程序的时候。他挣扎着用手摸到了终端,颤抖着跳过了自爆按钮。看上去,他既不想落到海盗手里,也不想自爆而死。

这必定是因为什么需要活下去的挣扎,可是人如阿加莎是不会考虑这些的。

阿加莎一惊,此时当然没办法瞬移出太远,她抱怨了一句什么,像是在痛斥银发男子,而那位寡言的银发男子此时打开了狙击系统,机甲上的狙击装置对准了什么——

阿加莎本来因为看到银发男子今天终于愿意出场一回而想要嘲笑他一句什么,但是片刻后她的神情变得扭曲,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

银发男子的狙击枪,瞄准的是阿加莎的武器库。

阿加莎的机甲在一片死寂里轰然炸响。



尤里趴在操纵台上,他知道自己因为滥用营养针而造成了慢性中毒,此刻觉得天旋地转,只记得自己并没有按下导弹的引爆按钮,就听见外面的爆炸声,而后他被掀翻在驾驶舱里,大脑中嗡嗡直响。

急救舱将他的身体捆到里面,带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尤里飞向暂时安全的地方。

一个轻微的振动,他的急救舱像是被机械手抓取,他错乱的记忆带他回到小时候,他第一次遇见威拉德教授之前,也是躺在急救舱里在星际里漂浮数日,才被威拉德教授捡到。

他又做梦了,在他眼前不断闪过零星片段,但都是那么美好,仿佛他之前的噩梦都是幻觉。

昏睡中的他感觉谁在用手指很轻地抚弄他的额头,像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怎么看都不够。

他茫然地伸出手想要去抚摸那只手,那上面有太过熟悉的味道,他觉得如果是梦也太真实了,就算是虚拟设备也不可能在梦里逼真地模仿一个人的气味——


“哥哥……?”

那个人没有回答他,他猛得攥住了在他脸上轻抚的手,那人银色的头发垂到他的脖颈上。

接着,他从一双浅灰的瞳孔里看到了苍白不堪的自己。

“……尤里。”


评论(8)
热度(105)

© 来野巽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