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野巽厨

【置顶戳开】
恭喜你捕捉到一只真实来野巽过激bot
你可以称呼我:suzuko/来野
高三🐶更新随缘

谢谢你喜欢我的故事。

【米尤中篇】星河彼岸。【04】

*最后的存稿/附带小幕间
*朋友们我们几个星期后见!


——————————————————————————

【八】

尤里的手僵持在半空,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疯了。但在确认自己疯了之前,他还想再好好看一看眼前的这个人,那双澄澈蔚蓝的瞳孔里装满了浑浊的疑惑,因为失血过多和药物慢性中毒的大脑实在难以消化眼前的情况,把他推向了不可知的境地。

「哥哥」这个称呼,是扎在尤里心中的一根刺。它扎得太深,难以剔除,尤里只能让这根刺扎得越来越深,直到埋进血肉里和他的心脏长成一部分。

然而这根他花了十年去埋葬的刺,现在突然被连血带肉从心脏里抽了出来,只留下一个空洞,从里边淌出汩汩的鲜血。

他猛然抓住了那人的银色长发,瞳孔里布满了血丝。那人依旧漠然地用浅灰色的瞳孔望着他,他恨不能掘地三尺,好找回十年前他眼神里让还是个孩子的尤里有足够安全感的柔和。

“……哥哥?”

他试探着开口,皲裂的嘴唇传来并不清晰的痛楚。

这真是个奇妙的称呼,尤里想,他默念了十年的,说不出口的,万语千言,都被这句称呼一笔勾销。

米哈伊尔没有再回应,他把尤里攥着他银发的手挪回医疗舱,悄悄打开了催眠系统。他不假思索地俯身下去,吻了吻尤里疲惫的眼睛,那双眼睛此刻被困意席卷,变得慵懒许多。

尤里姿势不自然地歪头昏睡了过去,眼睛却倔强地半睁半闭,米哈伊尔抬手将其阖上。尤里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而迟来的安详睡眠,在米哈伊尔看来也变得争分夺秒。

米哈伊尔想起自己在一旁看尤里和阿加莎拼杀。坐山观虎斗一直都是狙击手的不二乐趣,何况这位一人留下的热血军官操纵技术可圈可点,虽然略逊阿加莎一筹,但也不是泛泛之辈。

直到他看见对话窗口里那个挣扎着一再想要爬起来的黑发蓝瞳的青年。

压抑住内心的狂喜,不被人察觉地调整了狙击枪子弹的弹道,巧妙地引爆了阿加莎的武器库。鉴于海盗不会像军人那般翻看舱内的记录仪,他大可以把一切事故都推到尸骨无存的阿加莎身上去,说她冒然突进导致敌方战甲下手引爆了她的武器库。

可怜的阿加莎,哼。

他在阿加莎的编排里不过是个边缘化的狙击手,可没必要为正面战场付什么责任。

至于尤里在那场争斗中是如何活了下来……这就不好解释了。

不过,他还有叶夫格拉夫这个挡箭牌。

阿加莎的副手与他掌握的情报所差无二,一群酒囊饭袋,让他提不起兴致与他们在通讯频道里对质,他把连接直接掐断,省得让睡得还浅的尤里被这群小人的胡言乱语打扰。

他瞥向那个小小的急救舱,想起十年前他推开那个小小的孩子时,出现在他身后的急救舱也是这样安静而高效,载着这个孩子飞向茫茫宇宙,不知命数,只载着一个自以为是的兄长最重要的愿望。

他的祝福,他的希冀,他作为商船上普通人的过往,跟着那架小小的急救舱离开,他的身上留下弹孔留下肮脏的血液。海盗给了他枪,失去了所有的他只能卖命于罪恶,麻木不仁、同流合污。

可他的希冀兜兜转转,凭着孪生兄弟间那点微妙的缘分,还有宿命令人作呕的恶趣味,带着截然不同的气质,不偏不倚地撞进了他的怀里,他知道尤里不想要再放手,他亦然,却不知该作何感想。

即使他再怎么周旋,暴露了身份的尤里必然会受到拷问,海盗的酷刑足以撬开所有坚硬的嘴,让一个干净的灵魂面目全非。……他惊觉自己居然可以淡然地接受那些酷刑用到尤里身体上的场面,完全没有异样,不禁苦笑出了声,浅灰的眸子变得分外黯淡。


他看着亿万星河,全看不到可以容纳下他的地方,他知道自他选择孤身陷入污浊的那一天起,他的彼岸,早与他分道扬镳。



【九】【幕间:来自未知上传者记录】

「检测到未知上传者的记录。」
「是否需要读取记录?」

「读取开始。」


「……开始录了么?哦……那个……晚上好。我……我是米哈伊尔。」
「妈妈今天从培育中心回来,告诉我小尤里还在那慢慢成长着,我看不见他……妈妈说,小尤里以后肯定会长成一个活泼的小家伙。」
「活泼的小家伙。……我马上就要有一个活泼的弟弟了。我激动得睡不着……这么晚了我还是睡不着。以后看这段录像的时候我是不是会嘲笑我自己呢?我不知道……今天就到这儿吧。」


「……星际纪元……XX年……重点标注日期……今天家里来了好多人,虽然培育中心派来了设备,但他们都不放心……我第一次看见了小尤里。」
「是一个……是一个美丽的小生命。」
「古斯塔夫临走时塞给我一本绘本——星际时代其实不要人来读绘本了,可是他硬是塞给我,说是我没有记事的时候,妈妈给我读的那本。」
「原来我是一个哥哥了。」


「今天是尤里的生日!带他一起坐了星际商船,作为他的生日礼物。尤里真的和妈妈想的一样,活力四射,我险些和他走散。不过还好,靠着自己我还是把他找回来了。」
「他一如既往地很怕冷。给他穿多少好像都不行。每到关键时候都会打喷嚏……哈哈哈,明明原生星很冷,原住民抗冻能力应该都很强,可是他就是那么与众不同。」

「也许我的弟弟,生来就应该这样与众不同。」


「第三次带他坐商船。这次是去交易些东西的……我对这些好像还挺在行,他们说阿列克谢的大儿子真可靠,我心里还是挺得意的。小尤里已经不再总是东奔西跑,不过不用去找他这一点还挺让人失落的。」


「第四次带他去坐商船。虽然装着是个小大人模样,但本质还是我的弟弟呀。他说他长大了就去参军,给商船护航痛击海盗。我有点不好意思打断他做梦,不过……如果是我的弟弟,就没有做不到的事吧?」
「小尤里……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我好期待啊……」

「………………………………………………………………………………」


「检测到记录读取故障,是否跳过故障部分进行读取?」
「读取结束。为您保存读取进度。」

「警告,删除后无法找回记录。」
「是否确认删除?」


「已确认完全删除。」










评论(7)
热度(144)

© 来野巽厨 | Powered by LOFTER